網站首頁 | 收藏本站 網站地圖 電子雜志
2013-07-11 星期四 農歷六月初四 繁體版

中國貿易投資網

您的位置:中國貿易投資網 >> 投資中國 >> 正文

道樸資本王紅欣:量化投資在中國的黃金時代已經來臨

發布時間:2016-11-23 11:37:24 信息來源: 作者:

王紅欣,美國耶魯大學商學院國際金融博士,美國麻省大學碩士,北京大學學士?,F任深圳道樸資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王紅欣博士有20多年國際投資和基金管理經驗,先后在RXR Capital, Aeltus Investments, Putnam Investments Acadian Asset Management任重要投資崗位及資深合伙人?;貒笤我追竭_資產管理(香港)公司總裁,博時基金管理有限公司ETF及量化投資組投資總監,指數投資部總經理。

 

本文為深圳道樸資本董事長王紅欣先生在日前由東英資管支持的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年會“鴻儒夜話”的演講實錄,授權全球對沖匯獨家發布。

 

其實大家講不光中國資產荒,全球都是資產荒。

 

 

 

全球宏觀環境

第一個講全球宏觀環境。雖然我們做量化,但是量化基本上反映基本面,當下,在中國做投資,一定要懂政治經濟學。所以全球現在是什么環境,我覺得我們處在和過去十年二十年截然不同的環境。第一全球是從和平走向沖突的一個時代,從南海沖突,從烏克蘭事件,從中東,從南北戰爭等等。第二個從合作走向對抗,冷戰以后各國理想主義,現在各個國家都在合作。各個領域都出現對抗,博弈在中間加劇。第三點,全球一體化,我們講地球是平的,微信時代地球是零距離的。確實是這樣的,但是從經濟貿易領域角度講,全球一體化大潮現在遇到一些反對的聲浪,現在事實上這種反全球化的貿易壁壘,一步步在影響著國際的分工,影響著我們進入市場。第四點,Q1時代,其實Q1從80年代就開始了,事實上Q1當分母接近零的時候,金融體系是高度不穩定的。所以現在全球的經濟體系,政治體系和金融體系,金融一種共振的,不穩定的狀態。在這種環境下,投資的風險是加劇的,投資的回報是降低了。

我覺得中國還是處在一個轉型經濟過程,歐美對于中國很悲觀。但是我個人認為處在這個過程之中沒有必要那么悲觀,最近說民營投資開始加速,轉暖。中國13億人口的需求,我們的創新能力,包括政府應對危機學習的能力,我還是有信心的。過去中國政府認為中國是全能的,通貨膨脹是1.8就是1.8,股市說是4000點就是4000點,最后發現你和市場對著來并不是很理想。監管方式上中國政府是從片面監管到實質直觀的從嚴環境?,F在從基金經理,上市公司,保險機構,投行,包括證監會等等去年的領導,都接受了法律監管制裁和監督。我覺得這是一個公平的市場,透明的市場,對于長期發展是有利的,對于做量化的也是有利的。另外中國股市現在十幾倍的估值,我認為相對合理。短期內沒有系統風險,也看不到大的像2015年的牛市。我個人認為中國有可能進入牛市。美國波動率10%是牛市,中國波動率是40%,波動率只有10%的話,你不覺得是牛市?,F在我們波動率也在20%以下,和美國有所接近。這種環境下,經濟的轉型,企業的創新,政府的監管思路的逐步明確,我對經濟,對股市沒有那么悲觀。

但是總體上我談到了中國整個的經濟環境,全球環境必須讓我們有合理的預期。風險加劇,投資者都希望低風險高收益,事實上這個做不到。我們如何降低風險預期,量化投資就是有效的風險管理方式。全球宏觀配置是一個有效的降低辦法。預期我發現有一些總說我們預期收益是15%,我們希望風險在2%以內,我說這個做不到的。我說投資最基本的邏輯是在風險可控的范圍內尋求收益最大化,從數學上來講,你風險小于等于6%。比方說你可以接受,沒必要追求1%。這個基礎上你求解求收益最大化,這個是一個未知數,誰也不知道。經濟市場的環境是變化的,所以我認為我們現在投資的這些風險為主體,風險可控范圍內,在這個范圍內通過你的投資能力,通過資產配置,尋求一個合理的投資回報。

 

 

量化投資策略

下面我講一下量化投資。量化投資在中國的黃金時代已經來臨,中國市場是最適合于做量化投資的。

第一,我們做量化投資需要模型,做模型需要大樣本。中國股市有3000家上市公司,所以我們的樣本,中國股市同質性使得我們所有量化統計工具量化方法,得以有效的實施的。

第二,我們做量化投資需要效率,需要控制交易成本,需要控制市場沖擊成本。美國市場流動性很好,為什么?因為美國有文藝復興,有高頻率架構在做事,提供流動性。我們中國是散戶在給我們提供流動性,散戶還送給我們免費的午餐,所以我認為中國市場的高流動性使得我們所有量化特點可以有效實施。

第三,市場的無效性。中國無論是主動型基金經理還是量化基金經理,長周期里基本上都可以套用市場。為什么?因為中國的股市還是散戶主導的市場,這種市場是高度無效的。我們同樣的模型,像我在五道口做的模型,我在博時基金做的模型,和我在美國20年做的模型是一致的。在美國,我們在5%的超額收益,我們在中國做的是百分之十幾的超額收益。但是收益是從哪兒來的?第一我們的超額收益是從散戶那兒賺來的,因為散戶仍然落后于市場,第二我們的超額收益也是從機構競爭對手那里來的。因為我們的無論是公募的基金經理,還是保險公司的基金經理,他們都是貪婪的,他們只是追求收益的,他們只是看去年的排名。這種情況下,他們追求一個股票,十倍、五倍的收益,但是對于市場1%、2%的錯誤定價他們并不是很在意的。我們的量化就賺取短期行為1%、2%每個月的收益。

所以我認為量化投資,從市場的無效性,無論是散戶還是機構里賺錢,我們必須在市場更成熟,更有效,更多元化。一個健康的、成熟的市場,像美國它有兩個條件,一是要投資結構的多元化。美國散戶占20%,機構占70%、80%,機構里面又有基金管理公司,有養老金,有保險公司,有海外機構。二是公司策略多元化,美國有多種多樣價格投資,成長投資,技術投資。如果IBM今年是100塊錢,巴菲特知道三年以后漲到500塊錢他肯定會買。但是如果是文藝復興呢,他說今天100塊錢,我認為一個月以后會跌到80塊錢,我肯定會賣。所以賣和買都是理性,針對多種策略,多種投資者結構并存,是在美國股市比較穩定。中國股市過去都是投資單一,投資策略趨同,這種情況下必然是大起大浮的市場。投資者結構很重要,當大家做的角色都趨同的話,市場必定是不穩定的。量化投資帶來一種另類的投資思路,另類的操作辦法,事實上對于市場的成熟、穩定、高效是有幫助的。我認為量化投資不是洪水猛獸,量化投資是長期投資。

 

 

 

未來的量化投資趨勢

當然這里面還有一些迷信,中國好多事情跟風。事實上投資都是一種高風險的,沒有一種策略可以長期每年每月都可以掙錢,風險是投資的必然過程。作為量化公司,我們的優勢是管理風險,是不斷提升自己的投資管理能力,加大自己投研投入,在模型層面、風控層面提高自己的金融水平。

另外我提一點,因為我在博時基金的時候,是標普500的基金經理,我做了一個比較:雖然中國股市過去二三十年是一個向上的,但是大家沒有牛市的感覺。為什么?美國股市十年里面大概兩年虧錢,美國價值投資十年里面只有一年不工作。我們看一下比例,過去十年里標普500,是有兩年下跌,上證綜指五年下跌。過去二十年標普五年下跌,上證綜指十年下跌。所以美國市場是長期向上的市場,自然不需要你全知全能,但是中國股市里面十年里面有一半的年份是狂跌,有一半是狂漲。所以你不擇時你沒法兒跟我們交代,你擇時又很難做到,傳統單邊多頭多變量的投資是很難的,既使是私募基金經理,好賣的私募投資指數長期來講也是靠業績吃飯的。所以投資者他把錢交給我的時候,他是追求絕對收益的,他希望我們可以做到絕對收益,他希望我們可以幫他規避風險。這個事情過去做不到,現在有期貨,有各種對沖工具了,有量化策略,事實上我們可以做到長期的絕對收益。

 

 

 

結語

剛才我談到了中國的監管環境,我覺得是走向一種成熟健康的監管環境。中國也是最好的做量化投資的場所。最后,我提到另外一種實現風險分擔的做法就是全球配置,中國現在有各種各樣的配置工具。我在博士的時候親自管過標普500的ETF;我在易方達的時候,我們成立了恒生國際指數ETF?,F在以滬深300為例,它跟恒生國企指數是58%,標普500是12%,和黃金相關性將近為零,和國債的相關性是負的,所以我們有各類大類資產,從美國到歐洲到香港。事實上中國現在具備了進行全球宏觀配置、分散化投資的大框架。雖然我認為還有欠缺,但全球化,分散化投資,海外投資大勢所趨。順便提一句,我們近期在香港成立了一只面向海外A+H股的對沖基金,通過深港通、滬港通、海外的機構提供給投資者。總結一句,現在唯一值得做的投資是中國的投資,唯一值得做的生意就是中國的生意。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lixuezhen)

上一篇:澳洲房產投資和中國房產...  下一篇:外媒:摩洛哥積極吸引中...
相關新聞
星网彩票广东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