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收藏本站 網站地圖 電子雜志
2013-07-11 星期四 農歷六月初四 繁體版

中國貿易投資網

您的位置:中國貿易投資網 >> 投資指南 >> 正文

近期海外多國糧食出口管控形勢與風險分析

發布時間:2020-04-22 19:17:21 信息來源: 作者:

【摘要】

受全球主要大豆、玉米、稻谷等農產品原料出口地疫情持續蔓延等不利因素的影響,近期海外多國陸續宣布禁止或限制糧食等農產和食品出口,繼而引發市場普遍擔憂和投資者對農業板塊的重點關注。據不完全統計,近期已有柬埔寨、埃及、俄羅斯、泰國、越南、哈薩克斯坦等13個國家出臺管控措施。為分析事件影響和未來發展趨勢,特撰寫本期研究專報。


報告內容分為四個部分:第一部分是近期海外多國管控糧食等農產品和食品出口的最新情況的梳理和分析;第二部分是對全球糧食供需格局的概述和要點分析;第三部分是分析本次事件對我國糧食市場和糧價的影響;第四部分是總結與展望。


一、疫情持續蔓延,海外多國對糧食等農產品出口實施管控


受全球主要大豆、玉米、稻谷等農產品原料出口地疫情持續蔓延等不利因素的影響,近期海外多國陸續宣布禁止或限制糧食等農產品和食品出口,繼而引發市場普遍擔憂和投資者對農業板塊的重點關注。據不完全統計,近期已有柬埔寨、埃及、俄羅斯、泰國、越南、哈薩克斯坦等13個國家出臺管控措施,具體情況見下表:

近期采取措施的國家大部分是糧食主要出口國,對市場預期影響明顯。上表中這些國家當中,越南和泰國是全球范圍內大米的主要出口國,哈薩克斯坦是小麥出口國,俄羅斯也是世界上主要的糧食出口國;從區域影響看,俄羅斯是北非國家的關鍵糧食來源國,其目前雖未禁止糧食出口,但已出臺嚴格且靈活的管控措施,未來政策走向也存在較高的不確定性。另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歐亞經濟委員會決定在6月30日前禁止從歐亞經濟聯盟地區出口蕎麥、黑麥、大米、葵花籽等一系列糧食作物。作為全球最大稻米出口國印度,該國大米出口商協會稱,因封城造成運輸困難,目前印度大米出口交易已經暫停,原計劃3月和4月交貨的逾40萬噸非巴斯馬蒂大米和10萬噸巴斯馬蒂大米還滯留在印度港口。


不僅糧食,油料、食品也在部分國家管控或可能管控范圍內。例如,近期泰國為緩解雞蛋供應緊張將出口禁令繼續延長一個月,吉爾吉斯斯坦除禁止主糧出口外還臨時限制了面類制品、雞蛋、糖、飼料的出口。與此同時,近期俄羅斯植物油聯盟也已要求政府限制葵花籽出口。其他主要供給國的情況也不容樂觀,全球第二大棕櫚油生產國馬來西亞的出口也已經放緩,更令人擔憂的是,巴西、阿根廷的大豆出口在旺季也遭遇了疫情的阻礙。


疫情之下,部分海外國家政府、民間“屯糧”行為增多,進一步加大糧食供給壓力。疫情形勢嚴峻,糧食進口依賴度高的部分國家已經開始擔憂糧荒。近期,伊拉克表示糧食供應告急并宣布需要進口100萬噸小麥和25萬噸稻米;作為主要的稻米或小麥進口國,菲律賓和印尼的供應也只能維持到6月。目前土耳其、阿爾及利亞等國已經公布新的糧食招標計劃,摩洛哥則以免除關稅的方式吸引更多的小麥供應商(暫停小麥進口關稅的決定將延期到6月份);公開信息顯示,沙特未來也將加大糧食的進口采購。除政府行動外,海外糧食主產國民間也在自發性囤糧,據外媒報道,自疫情在西方國家大規模擴散以來,僅美國家庭囤糧就高達1億噸。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表示,除非快速采取行動,保證全球糧食供應鏈通暢,緩解疫情蔓延對整個糧食體系的影響,否則全球將面臨糧食危機迫近的風險,沖擊效應將會在未來幾個月內顯現。


二、全球糧食供給總體寬松,但疫情會加劇局部失衡

全球糧食供給處于總體寬松的狀態,近期供給緊張和價格飛漲主要源于疫情等突發因素。據美國農業部數據顯示,稻米和小麥這兩種在全球貿易最為廣泛的糧食,2020年全球總產量預計將達到12.6億噸的歷史新高水平,這已經遠遠超過其在全球的總消費量,預計最終將有近4.7億噸的剩余。另據聯合國糧農組織最新發布3月谷物供需簡報中,其將2019年全球谷物產量估值提高到27.21億噸,同比增長2.4%,其中粗糧14.45億噸,小麥7.63億噸,大米5.12億噸。雖然疫情期間部分地區遭遇的物流瓶頸給食品供應鏈帶來了一些挑戰,但預計持續時間和規模對全球食品市場產生重大影響的可能性較低,預計2020年世界谷物貿易量將比去年增長2.3%并達到4.2億噸。但不可回避的是,疫情在全球還在發展和蔓延,最終影響目前還無法準確估計,上述預測也存在偏離實際的可能,關鍵問題還是疫情持續的時間長短。


全球糧食主要供給方的總體表現尚屬穩定。北美、歐洲、南美、南亞東南亞和澳洲是全球糧食的主產和主要出口地區,從美國、巴西、加拿大、阿根廷、俄羅斯、烏克蘭、法國、印度、泰國等主要產出供給方的近期表現來看,雖然有少部分國家出臺管控措施,但其政策表現克制,或及時對政策進行了合理調整。雖然對市場預期產生負面影響,但基本供應能力穩定,只是糧價升勢卻漸成。


但疫情和自然災害等引起的暫時性短缺仍會加重局部供需失衡。雖然全球糧食供給總量上保持寬松,但對于一些糧食安全具有脆弱性的國家來說,如疫情不能在短期內得到控制,確實很可能會面臨糧食供應短缺的挑戰,同時運輸也將成為最突出的矛盾。波士頓咨詢(BCG)發布最新報告《新冠疫情對運輸物流行業的影響》顯示,因需求下降、供應鏈斷裂,國際航空、國際海運將在一段時間內繼續呈低迷狀態;公路運輸方面,隨著我國國內疫情得到有效遏制,亞太陸運預計恢復近七成,但歐洲陸運不容樂觀。同時,資本市場的炒作因素也會給糧價穩定帶來干擾??梢灶A見的是,2020年在高價和短缺的雙重壓力之下,全球范圍內存在貧困問題和糧食短缺難題的國家的處境將更為艱難,糧食供需的局部失衡局面也將進一步加劇。



三、我國糧食安全有保障,但部分非主糧價格存在上漲預期

現階段,我國糧食產量豐、庫存足。根據國家農業農村部(簡稱“農業部”)數據對外公布數據顯示,近年來我國糧食連年豐收,連續5年穩定在1.3萬億斤以上,2019年糧食產量是13277億斤,創歷史新高;小麥多年供求平衡有余,稻谷供大于求,口糧保障是絕對安全的。從人均糧食占有量來看,2010年以來我國人均糧食占有量持續高于世界平均水平,2019年達到472公斤,遠遠高于人均400公斤的國際糧食安全標準線。目前我國糧食庫存充足,庫存消費比遠高于聯合國糧農組織提出的17%到18%的安全水平,特別是兩大口糧,即小麥和稻谷,庫存大體相當于一年全國人的消費量。


我國主糧對國際市場依賴性低,國內價格穩定機制完善,海外限制措施對國內糧價影響有限。如上所述,我國稻谷、小麥總體供應充足,進口量占比小,價格大幅波動的可能性不大。農業部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谷物凈進口1468萬噸,僅占我國谷物總消費量的2%左右。且我國進口的主要是一些強筋弱筋的小麥、泰國的大米等,主要目的是為滿足需求余缺或者結構性的調整,更好地滿足人們個性化、多樣化的消費需求。更為關鍵的是,我國糧食儲備調控體系和應急機制完善,具備應對危機風險的基礎,加之及時有效控制了疫情,抓住春耕時機,為糧食豐收提供了保障。


但短期內大豆、玉米價格存在上漲預期。這主要是因為不同糧食價格對國外因素影響的敏感度存在差異,例如雖然我國玉米進口量占比較低,但新產玉米已連續三年存在產銷缺口,雖然進口占比有限,但進口的部分對穩定國內玉米市場價格也具有重要意義。相比而言,大豆受到影響更為明顯。這主要是因為我國大豆對進口依賴度較高,超過80%的大豆都依賴進口,美洲是我國進口大豆主要來源地。另據農業部披露的數據顯示,2019年進口大豆數量達8851萬噸,占全球大豆貿易量的60%,出口量僅11萬噸。


通過目前可得的公開信息可知,近期主要大豆生產國和出口國的疫情管控措施均有所升級,但對大豆裝運未形成嚴重的、實質性影響,但確實也導致主要出口大豆港口的工作效率下降,或將造成后期國內大豆到港延遲。若后續疫情持續發酵,將可能造成我國大豆以及相關下游產品如豆粕、豆油價格的進一步上漲。海關數據顯示,2020年1-2月我國大豆進口量1351.43萬噸,同比增長14.22%。數據顯示,3月開始,國產大豆價格持續上漲,從3月初的均價3666元/噸上漲至3月26日的均價4300元/噸。


從我國大豆主要進口國近況來看,阿根廷大豆從產地運至港口或加工廠的時間因疫情管控而可能遭遇延遲。自3月20日起阿根廷全國范圍的封城,公路設立關卡嚴格檢查通行車輛,全國范圍內70多個城市宣布禁止運輸谷物的大型卡車經過其轄區,及時送抵大型豆粕碾碎廠加工的大豆量顯著減少。此外,阿根廷近期宣布將大豆及其制成品的出口關稅從去年12月的30%提高至33%,使得國際大豆價格也受到了支撐。經濟下滑疊加疫情發酵,巴西近期出現排船期延長、罷工隱患增加等問題。3月24日巴西最大的大豆、玉米、棉花和牛肉產區馬托格羅索州宣布全州進入為期90天的緊急狀態以防控疫情傳播;雖然政府部門也正在全力協調運輸暢通以保障大豆出口,但如果形勢進一步惡化,谷物卡車運輸也遭到限制,那么谷物貿易將會嚴重中斷,而大豆出口此時剛進入傳統旺季。


3月以來,美豆對華出口大幅減少,全年表現存在不確定性。從近期公開信息尚未發現疫情對美國大豆出口產生實質性阻斷等風險情況,但如果美國政府疫情防控措施升級,演變為各行業停工停產,美國國內的大豆壓榨和出口都將受到嚴重影響。特別是當前為北半球春季播種關鍵時節,疫情管控限制人員行動,也將會引發勞動力緊缺加劇,可能影響實際產出。4月下旬美國大豆將進入播種期,正值南美大豆上市,也是美豆對華出口傳統淡季,加之目前疫情形勢未明,因此美國表現更多要看下半年表現。海關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大豆進口量累計達到8850.99萬噸,其中從美國進口大豆的總量為1694.36萬噸,占進口總量的19%,僅次于巴西(65%),隨著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訂,業界預計2020年中國大豆進口量有望突破9000萬噸,美豆進口量可能大幅提升至3000萬噸以上,但今年受疫情影響,前景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例如,美國農業部發布周度出口檢驗報告顯示,截至3月5日對中國已經售出但是未裝運的大豆數量只有6.3萬噸,上次出現未裝船量更低的時間則是早在2014/15年度即將結束時;截至3月12日當周,美國甚至沒有對中國(大陸)裝運任何大豆,這也是2018年12月27日以來首次中國缺席周度大豆出口檢驗報告。


四、總結與展望

總體來看,海外多國對糧食等農產品出口實施管控的主要原因是疫情爆發產生的系列沖擊,一方面是現實障礙和已經發生風險,最具有代表性的是近期國際上確實出現疫情蔓延阻礙出口、物流運輸受阻,進而影響糧食供給的情況,但另一方面也有一些間接因素,主要包括對于疫情的負面預期、對于糧食安全的恐慌,以及資本炒作推波助瀾。


針對前者,鑒于全球糧食供應總體情況,國際糧食價格會隨著疫情得到控制而逐步回落;對于后者,對局部市場的傷害會更為顯著,特別是如果部分國家之間可能存在囤積競賽,將可能加重供給壓力,在疫情形勢嚴峻,貿易受阻的背景下,加之近期又陸續有一些國家加入限制或管控糧食(主要是主糧和油料作物)出口的行列中,這些都充分體現了在非常時期糧食此類戰略物資的稀缺和緊俏程度短期內仍然會居高不下。據彭博社統計,預計2020年世界糧食輸出量將減少0.6億噸,相當于世界糧食貿易總量的20%。


雖然疫情是近期影響國際糧食市場的最為突出的因素,但其他風險因素也在疫情催化下逐漸凸顯。其中最根本的是因疫情持續發酵而出現并隨著時間推移而不斷擴大的巨大的經濟損失。據亞洲開發銀行預計,本次疫情預計將給全球帶來4.1萬億美元的損失,數額相當于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的5%。由于目前無法斷定大流行的擴散程度,以及遏制疫情所需時間,高度的不確定性也可能會導致嚴重的金融動蕩乃至發生金融危機,也將最終傳導至民生層面,考驗各國糧食供給的穩定性和可持續性。


另一個重要的方面是農業政策變更、自然災害、病蟲害可能導致的農作物減產。2019年以來,高溫天氣導致許多國家爆發旱災,例如,阿根廷因農業政策致大豆減產、朝鮮因嚴重干旱導致糧食歉收;農業大國美國也受旱災影響,其農業部預測2019-2020年度該國玉米、小麥將分別減產12%和11%。2020年初蝗災又席卷全球多個國家地區,給埃塞俄比亞、埃及、中東、巴基斯坦乃至印度糧食生產造成較為嚴重的損害,且還對夏季農作物的耕種產生了影響。


從我國來看,因主糧對國際市場依賴性較低,國家儲備充足,具備應對危機風險的基礎和條件,加之及時有效控制了疫情,最大限度上為春耕生產和糧食豐收提供了保障,因此預計今年國內主糧糧價具備堅實的穩定基礎,玉米和大豆因外部因素存在價格上漲預期,價格風險可通過工具對沖并通過訂單鎖定貨權,因此,近一段時期內更為突出的風險在于訂單能否在疫情管控封鎖下按時運輸和交付。


綜上所述,考慮到服務業、消費和投資是遭遇疫情直接沖擊的領域,我們認為,那些高度依賴旅游業、大宗商品出口、金融體系脆弱(外匯儲備匱乏、本幣貶值等)糧食安全缺乏保障的甚至是已經處于短缺狀態的發展中國家(非洲的形勢將更為嚴峻)也將會面對更多挑戰,而疫情持續的時間是最為關鍵的因素,在疫情肆虐下,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獨善其身,因此應該杜絕非理性的采購囤積和保護主義政策,這樣才能有效遏制惡性循環,抑制糧價上漲,避免因公共衛生危機而引發糧食危機。


來源: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微信公眾號

(責任編輯:lixuezhen)

上一篇:外交部:本次中美貿易磋...  下一篇:最后一頁
相關新聞
星网彩票广东36选7